我只是就事論事.

 

第一次接觸到學思達的老師夥伴,大概很難不會因為張輝誠老師班上的教室風景而讚嘆而感動甚而落淚,然後興起有為者亦若是的雄心壯志,但我想,應該更多的老師-特別是偏鄉原鄉的老師,在回到自己的班上,看見自己的孩子之後,心裡或許都會默默的喟嘆一聲:咳,我的學生不是每個都是PR97.98的啊.

 

的確,在我的班上,特別是國一新生班.學生的程度從PR8到PR78都會有,不要說PR98,90,只要哪一年有個程度還不錯的新生入學,就會引起校內教師夥伴的同聲驚嘆了.

 

這些能夠進到張輝誠老師學校的孩子,也就是學業成就PR97.98的孩子,經過一路升學測驗的揀選淬鍊,要不就是已經具備自學的"能力",要不就是已經具備自學的"態度",但我相信,更多的是兩者都具備的孩子,只是在過去這一路的升學煉獄當中,失去了學習的熱情,但一旦碰上了這樣的熱血教師,以專業而有系統方式引導.啟發.鼓舞或激勵,那種潛藏已久而爆發的學習風景,當然就會像是葉丙成教授所說的"學習飢餓感".

 

但是更多更多類似於我的教學現場(偏鄉原鄉國中常態編班)的夥伴們所面對的孩子,要不就是沒有自學的能力,要不就是沒有自學的態度,但的確為數不少的孩子是兩者都沒有的--特別是國一的新生.

 

沒有能力是可怕的,但沒有態度是更可怕的.

 

沒有能力,上不了舞台;沒有態度,連舞台都不想上.

 

這幾年,張輝誠老師和學思達(或者以學思達為核心概念的翻轉教學法)的許多專家教師們,也意識到中小學現場因為常態編班而必然會出現的程度落差嚴重問題,在設計或修正學思達等翻轉教學的模式時,強調或者證明學思達等翻轉教學即便在這樣的常態班級一樣有效且可操作,甚或是可以改變或解決常態班級在過去傳統教學模式之下常出現的沉悶無趣逃避低效能,我很敬佩這樣一群為台灣教育努力的教育夥伴們,也經常在張老師或學思達的臉書平台上,看見許多好消息傳來,我衷心希望的這樣的好消息持續傳來,也希望有更多的教室風景因為老師的願意翻轉而有了改變與流動,更希望看見在這樣的教室風景過後,有更多的孩子在學習成效上,有更紮實的成長.

 

但,我想更多的夥伴更關心的問題是:為甚麼還是這麼多這麼多偏鄉原鄉的班級翻轉不起來?

 

自學能力是問題,但這也是我們偏鄉原鄉教師之所以存在之所以要翻轉的價值與意義,這不能是藉口.

自學態度是更大的問題,而燃眉之急,就在國小.

 

我常開玩笑地對我自己每一年國一班上的學生說:在教你們國文之前,我得先解凍你們的腦袋.

 

快則半年,慢則一年,甚至更久,孩子們才會真正的體會到:我才是學習的主人.

 

我的孩子在過去長長的六年裡,太習慣自己是教室的客人.

這樣的客人學習模式之所以會養成,我觀察的原因有二:

 

其一:老師太習慣自己是主人.

 

學生等著老師給答案,等著老師說解答.月考前把這樣的答案或課文反覆唸幾遍,成績也就多少能交代得過去,老師也不會在月考命題上做多一點的靈活的變化來為難自己,學生考的不錯,也就可以證明自己教的還可以.

於是,長長的六年過去,老師習以為常的給,學生也就習以為常的等,教科書照本宣科,成卷題庫選取輸出,既省事又方便.

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主客相安無事便罷.

 

其二:老師誤以為學生已經是主人

 

幾場春雷驚醒了平靜的靜好歲月,怎麼一下子要學習共同體,一下子又要翻轉教育.

於是幾番研習過後,教室調整了座位,三人或四人一組,學習任務教分配給組長,組長分配給組員,知道讓孩子帶回家不可能會完成,於是就在班上開放討論,美其名為小組合作學習,實則包商轉包工程而已.

老師於是成了大盤商,組長是中盤商,組員是小盤商,學習任務成了分割零碎的小型工程.

這樣的模式,學生豈是主人?

無非是完成大盤商分配下來零碎任務的小包商而已.

 

其一模式養成的客人,純潔天真,解凍所需時間還好;其二模式養成的客人誤會已深,進到我的班上,知道我的教學模式,第一時間心裡便會嘀咕"又來了",然後便搬出習以為常的那一套應付,這樣的客人要解凍,既難又耗時.

 

但不管如何,這是我之所以在這裡的價值和意義.

所以我仍努力地翻轉著.

我的國一的孩子才開始兩個月,但我的確感受到他們的翻身與轉變.

 

我只是就事論事.

 

我不代表所有的國中老師,所感受到的國一新生現況也不代表所有的國小夥伴.

 

但我仍願意直說:燃眉之急在國小.

 

以我身處的南投縣,真正開始或者已經翻轉教學的原鄉或偏鄉班級有幾個呢?10個?或者20個?

而整個南投縣有180所左右的國小,至少是1500個班級,這樣的翻轉速度及廣度,真的太慢.

而花東呢?屏東呢?雲林呢?金馬離島呢?

或者我去過看過分享過的台中市的和平區呢?澎湖縣的七美呢?高雄市的納瑪夏呢?

 

傳統教學法讓偏鄉原鄉學生過去是以緩慢的速度被拉開與城市的差距,而翻轉教學肯定會讓這樣的拉開速度更劇烈.

這樣的速度,讓人擔憂,甚至不忍預見.

 

如果國小跟不上,國中被拉開的速度就更驚人.

如果國小的翻轉態度沒有正確建立,國中就要花更多心力重頭開始.

到了高中職大學呢?

會不會就是更多的因為無趣沉悶低成就而早早就放棄學習的孩子.

 

當更多更多的翻轉教室的孩子,隨著被翻轉的時間越久,就會有更多的孩子擁有深厚的自學能力和自學態度,而偏鄉原鄉的孩子還在等.

 

我們樂見每個孩子都擁有如同PR97.98的孩子一樣的好學樂學自學的態度.

所謂的每個孩子,當然包括更多更多現在還在等待的偏鄉原鄉的孩子們.

 

學思達很好,翻轉很好,但必須有更多更多的偏鄉原鄉的國小老師們知道他的好.

必須有更多的偏鄉原鄉國小老師有機會接觸學習理解認知更正確的翻轉概念,必須有更多的翻轉名師或平台願意帶領偏鄉國小班級進行真正的翻轉.

 

必須有更多的偏鄉原鄉的國小老師們知道並且願意翻轉-不論是不是叫做學思達.

一直認為,學思達是翻轉,但不是所有的翻轉都必須是學思達.

只要願意真正以學生為主人的教學,都是翻轉.

 

不能只是研習,要實作;不能只是講一個概念,而是要擬一套做法.

不能只是短暫來去,而是要有人留下深耕.

 

均一平台的初衷是均等.一流.過去也花了很多心力與資源在偏鄉原鄉;學思達之類的翻轉夥伴們的初衷是透過老師的翻轉改變台灣孩子的學習樣態,這麼多這麼多的有志之士,都在為台灣的孩子努力.

 

他們也是台灣的孩子.

 

需要有更多人願意關注到這個燃眉之急.

創作者介紹

山裡的中年大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